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您当前所在的位:文化->文学天地

父亲与祖屋

访问量:[]
发布时间:2019-08-05 11:23 来源:
分享:
0


  父亲一生爱盖房子。在祖父留下的祖屋基础上,父亲前前后后翻修了五六次,到现在规模也不过两间大小。尽管祖屋的前后都盖了房,看着房子多,但可利用的也不过三四间而已。
  农村人住房不论面积,不像城里人用多少平方米来表示房子大小,他们是用几间房来表述。很早的记忆里,老家的格局只有前后两部分,前院有一间屋檐下垂、屋顶长草、不知道年代的老房子,后院是父亲修建的两间厦房。我可能就出生在前院的那间老屋里。
  上小学时,有一年秋雨特别多,哗哗地下个没完没了。父亲上班了,母亲在家里整日眉头紧锁,隔会儿就看看天,冒雨在房前房后查看一遍,唯恐雨水泡塌了土坯院墙。前院老屋的炕上、地上,到处都是母亲放置的盆盆罐罐,接着年久失修的屋顶漏下的雨水。不承想,担心什么就有什么。那天,父亲下班进家门的一瞬间,被雨水浸泡了半月之久的院墙轰然坍塌。全家人手忙脚乱地从倒下的院墙土里刨出几件农具和几个腌菜坛子。
  这件事之后,父亲下决心要将家里所有的院墙换成砖墙,将土坯房换成砖瓦房。然而,他的更换方式不是一次性地将原来的土坯房子扒了重建,而是一点点地换——今年换这间,隔年手头有钱了再换另一间。这样的结果是,家里的房子有新有旧,即便是同一间房子,也是这半部分新、那半部分旧,整个家的外观长时间里处于一种形式各异、风格相悖的状况。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,父亲一鼓作气,将原来自己盖的两间尚不算旧的厦房拆掉,利用其中大部分木料,再另购其他建材,盖起一座两层的小洋楼。说是洋楼,其实一点儿也不洋气,外观以及内饰完全是农村风格,反正怎么实用怎么来,甚至在二楼的客厅修了一个水泥粮囤。
  祖父留下的老屋,宅基地只有两间房大小,怎么盖房子都不够宽敞。父亲的好友多次劝他放弃这个宅子,重新申请新的宅基地,好好盖一套房子,都被父亲拒绝了。
  从我记事起,在祖父留下的这所老宅子里,父亲前前后后盖了五六次房子,最终还是没有令他满意。一直到临退休,父亲才放弃老宅子,来到我居住的小城,买了一套两居室,与母亲一起,替弟弟带起了孩子。若不是弟弟的孩子需要人带,父亲可能永远都不会到城里买房子,因为他深爱着农村的那套老宅子。即便在城里住,一有闲暇,他就骑车回老家转一圈,有时带回点儿村里人种的菜,有时带回来几件他认为有用的小家具。所以,在他城里的房子里,处处能见到老家的物品。
  去年,弟弟承租了几十亩地,要搞一个立体农业庄园,请父母亲一起去帮忙。没想到,就在那几十亩土地上,父亲又盖了几间房子,将城里所有的生活物品如蚂蚁搬山一样,一点点地用摩托车运到农庄。用父亲的话说,他就在那里安营扎寨、安度晚年了。其实,他哪里是去安度晚年啊!弟弟的事业刚刚起步,父亲觉得几十亩地总不能闲置,种些东西总有个收益。
  两年来,父亲在这片土地上没日没夜地劳作,栽种、锄草、施肥、浇水……所有的农活,他从头干到尾。以他这样的年纪,本该安享晚年,况且已经许多年没有从事农业劳动了,干这样的农活真的很辛劳。但是,父亲很乐观。看着果树从指头粗变成胳膊粗,看着树下红薯扯蔓开花,看着地里的草一点点地变少,父亲对弟弟事业未知的前途充满希望。
  有这样的忙碌和辛劳,我以为父亲已将老家的宅子抛在脑后。不料,在一次闲谈中,弟弟告诉我,父亲已经与老家的邻居达成协议,以3万元购得对方一半的旧宅基地,准备好好盖一套房子。原来,父亲这些年来从没有放弃在老家盖房子的想法!想要邻居家一半的旧宅基地,这个想法有十几年之久了。据弟弟讲,父亲与邻居、村干部前前后后许多次沟通与协调的情况,哪怕是不加修饰地原貌展现,都是一本活生生的“三农”题材小说。尽管过程曲折,好在结果还算令人满意。
  父亲识字不多,不过小学文化程度,我上小学二年级的儿子正在读的《三字经》《弟子规》,他不一定能读懂,也不一定理解《孝经》。但是,多少年来根植于内心的尽孝尽忠的思想,已融贯在父亲的血脉中,让他对于先人留下的这套老宅子存有敬畏之心。传承家业,也许是他们那一代人最辉煌的理想与信念。
  在一个以农耕文明著称的国度里,农耕文化是最传统的文化,世代奉行的是耕读传家的思想。耕读传家的意思大概是,耕田可以养家糊口,以立性命;读书可以知书达理,以立高德。这其中饱含了中国农民的智慧。一所老宅子,不管有多普通,不管是处于穷乡僻壤还是风水宝地,都是祖辈留下的,是祖辈休养生息的处所,有什么理由在自己手里放弃或者任其衰败呢?
  家乡的老屋不仅是我们曾经的栖身之所,也是我们灵魂的家园。想起家乡的一草一木,想起老屋的一切,所有儿时的记忆会劈空而来。我虽然已是嫁出去的姑娘,但这些年来,每逢过年过节都会回到家乡,看一看左邻右舍的大妈大伯,看看儿时的玩伴,在村子里已经变成水泥路的街道上走一走,或者去田野里看一看庄稼。尽管儿时的一切都已变换了模样,但不管我在哪里工作和生活,我的根都在这里。每次回到家乡,我的心里就会安静许多。
  我不知道父亲准备什么时候在老家盖房子,也没有问他。我相信,只要他盖房子,帮忙的左邻右舍一定会不少。我也相信,父亲在有生之年一定能够盖出一所让自己满意的房子以告慰先人。

□陕西省杨凌示范区市场监管局 贾燕燕

(责任编辑:)

Copyright 1984-2016 CHINA INDUSTRY &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

快三网投平台 版权所有